最近看了一篇,關於深圳的文章。從26歲的筆者的角度來看,第一次去深圳,那還真是會大吃一驚呢。我完全能懂。因為出差而曾經走遍中國所以能很肯定地說,比起大都市,中國的地方城市給我的衝擊更強100倍。無論如何,第一次到中國的印象都是非常深刻的。雖然如此,不是說日本退步了。這是因為,沒辦法從表面受到的衝擊而去評斷中國。在黑暗深處,還有很多外國人看不到的地方。或者是說,在表面看不到的深處,應該有很多更好的東西。因此作者只以自己受到的衝擊而下了「日本完蛋」等等的評論,見解還太淺薄。所以這次,我想寫一下我個人在中華圈當了四分之一世紀的「商務人士」的感受。

我到現在還很難忘,1992年初次到南京出差的事情。到達上海之後,當地同事已經幫我準備了前往南京的車票。雖然語言完全不通,但還是手握車票獨自一人想辦法搭上電車。一上車,我突然發現自己忘記去換當地的貨幣(當時是兌換券)。是的,身無分文的傢伙。而且,我坐上的是柴油車。車輛特別舊,像是盒裝壽司那樣,人擠得滿滿的。雖然座位的等級是軟座(現在的頭等座位),但乘客在這裡吃吃喝喝、大聲喧嘩。安安靜靜地乘坐電車簡直是另一個世界的事情。猛然一看地板,吃完後留下的花生殼,就那樣大剌剌地散落著。聽不懂的語言像洪水,還有突然變成宴會廳的車內喧鬧聲,把我給嚇到了。

沒辦法從表面受到的衝擊而去評斷中國

 

前往南京的車程大約是五小時,語言不通、身無分文、像是窮追猛趕似地口渴到了極限。就在我走投無路的時候,鄰座的中國人給了我水和花生。我想這就是所謂緊要關頭時出現神蹟吧。感激之餘,到達南京後還請那個人吃飯。雖然和那個人就只有這次的交流,與不認識的鄰座直爽打招呼的人情味,還有那個車廂內宴會廳般混亂的模樣,回想起來就像昨天的事一樣。

 

一走上南京的街道,看到一整排我不忍直視的光景。手腳被砍斷的、被熱水燙傷仍被迫乞食的孩子們⋯⋯我對這樣日常生中發生的現實感到啞口無言。同時,由於一口氣發展成現代化,突然間新大樓高聳林立。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差距?對生存的渴望與為了活下去的能量,不容分說地充滿整個街道。這個,就是25年前中國城市的模樣──所以要說是只花了25年,或者是足足花了25年,就因人而異了吧。

雖然充滿自信,但更是坦率地「積極」去生活

在那之後,我在1995年被派駐上海,但是當時市區沒有高速公路,五星級飯店也是寥寥可數,現今代表上海發展象徵的浦東地區,當時都還是超級鄉下的。人們抱持著對未來的大型發展抱著期待,外資企業也開始招募優秀的年輕人。這些年輕人,身上混和著對海外的憧憬和對中國發展潛力的自信,十分充滿魅力。接著,十年之後的2005年,我再次被派駐上海時,已經有了超乎想像的變化。轉眼間變身為現代化的大都會。讓我想起上海的第一條環狀高速公路,就是我在的1995年那年,只用一年的時間就建造而成的。一年365天,每天24小時持續施工,一年後,碰!的一聲從天而降地登場了。過了十年當然改變得更多了。我覺得2005年遇見的中國人比之前更有自信,也變得更坦率地「積極」去生活。
 

2011年派駐北京時,更進一步的激烈變化正等待著。雖然明顯地看到街道變得更精緻,但在一胎化世代成為社會新鮮人,加上巨大的網路公司崛起,每年薪水不斷攀升的狀態中,到處都是擁有那種自以為是的自信和氣勢的年輕人。回想起來,從2011年開始,我真正感受到中國人們超高的自信。只是,客觀性和謙虛等就像是耳邊風似的,看起來只是一頭熱而已。

抱著不明確的動機前往,坦白說會馬上陣亡

從那之後又過了五年。我在台灣也有了據點,也想要對中國人的商務觀念有一定程度的瞭解。搭著最近的「深圳」熱潮,日本人輕率地進入紅海市場,實在愚蠢。因為人多且經濟發展中,就認為充滿吸引力,這想法太過天真。在那裏會讓日本人做生意嗎?賣的是什麼?需要多少資金投入,有沒有文化或法律上的問題?...等綜觀的眼光是必要的。因為是個具有吸引力的市場就去做了?以這樣的想法是會燙傷的。抱著不明確的動機前往,坦白說會馬上陣亡。關於中國的事業,我還有很多想說的,就留到下一次機會再提吧。

訂閱最新文章

請輸入電子郵件訂閱最新文章~

海賊ライフのFacebookをフォローしてワクワクする毎日を過ごそう!

按讚給海盜人生FB,過很快樂的日子吧!

Twitterでも楽しいニュースが届くよ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