之前在學習生涯共創導師的基礎課程的時候,一起上課的同學們說到對我的印象是「好像很喜歡照顧別人」(我自己也感到訝異!),後來我那一整天,都在當個『熱心大媽』。可以說是盡情地去「扮演」我偷偷藏在內心深處的角色,沒有刻意壓抑自己,就盡情地去多管閒事照顧別人。結果後來怎麼樣了呢?

沒想到,因為有了盡情扮演而存在的「熱心大媽」,在彼此之間產生了非常好的相互影響。完全變成大媽的我也玩得異常地開心,身邊的人也變得很快樂。這時候的我,雖然自己沒有明確地察覺到,但我盡情地展現原本存在於內心深處的個性之後,發現自己的世界愉快地擴展了。

 

另一方面,正如我在這個專欄裡多次寫的,我很怕麻煩。對我來說,照顧別人這種事情,真的是超級麻煩的。話雖如此,我偶爾還是會一邊說「真是麻煩」一邊又照顧別人。

盡情展現個性,自己的世界愉快地擴展

 

比如說,對於親密的朋友,當我一感覺到「那個是錯的喔,怪怪的喔」,如果不告訴對方我就會覺得不舒服,內心已經在躁動不安。雖然是直接了當地告知「希望你注意到」「希望你了解」這樣的想法,我卻不會太在意於對方的反應(結果)。無關對方能不能獲得好處,我只是被這強烈的想法所驅動而已。我不會強迫對方,也不強求結果。所以,也不要求回報。畢竟是我很任性地這麼說這麼做,如果有好好地傳達給對方,就能讓他有「雖然很麻煩,但還好去做了」的感受,但幫不上忙的時候,那麼,我也是個普通人而已,就只能說很遺憾了。

 

說到這個,抱怨居酒屋服務不好的時候,我會對老闆「你這樣很奇怪吧!」「重來一次!」這樣強烈又直接的表態。跟我去喝酒的朋友,到現在可能都還會偷笑,因為這種事我還真的蠻常做的。不過因為我的立場是「這樣做,對你的店、對你本人來說才是好的」所以才會這麼說的,不是單純的抱怨。哎呀哎呀,即使是很便宜的店我也一樣會提出抱怨,但如果服務很好,我當然也會給予讚美。這裡是要說,對於提供的服務或相對價值上的憤怒,是完全不存在的。總而言之,就是我的視線都瞄在「人」上。

「愛之深、責之切」

 

以前,我曾經因為類似的理由在會議室中非常嚴厲地斥責下屬。那是因為希望他們能以正確的角度看事情、認真地通力合作,當然,也對於他們的成長報以很高的期待。據他們說,那當下的氣氛好像非常恐怖⋯⋯。那是因為,我很認真地修理他們吧。但是被那樣修理過的下屬們卻說這是「愛之深、責之切」,顯然他們有感受到我對他們的愛啊~。就是這個愛的教鞭啊!

 

總覺得每當我覺得對方「喂,好像哪裡很奇怪耶?」的時候,心中那位「熱心大媽」就會開始暴動!今後我也會不斷地散播「愛」,成為一個更加讓人喜愛的熱心大媽。哎,雖然覺得很麻煩呢(真的...)

訂閱最新文章

請輸入電子郵件訂閱最新文章~

海賊ライフのFacebookをフォローしてワクワクする毎日を過ごそう!

按讚給海盜人生FB,過很快樂的日子吧!

Twitterでも楽しいニュースが届くよ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