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實我現在,正為了職業生涯顧問的考試而用功中 (而且竟然是今天考試!)。為了補充生涯共創導師訓練裡沒學到的地方,努力地將我薄弱不足的心理學理論根基,拚了命地灌輸到腦袋裡。例如,認知行動療法的其中之一,1950年代猶太人的弗雷德里克.波爾斯(Frederick S. Perls)醫師所開發的,所謂的完形療法。我來介紹一下,穿插了這個思想的短詩「完形祈禱文」吧!

我為我而活,你為你而活。我不是為了實現你的期待而活在這個世界,你也不是為了實現我的期待而活在這個世界。
我是我,你是你。你我若偶然地相遇,那是件美好的事。即使無法相遇,也依然一樣是一件很棒的事。

完形祈禱文

好久沒有如此觸動心靈的感覺了。而且,這正是諮詢時常說到的「當下此刻」的原點。另一方面,我也開始思考著人際關係這件事。

 

不知道大家長大成人之後,所謂的朋友還剩下幾個呢? 會真心地罵你的人、認真地傾聽你煩惱的人、有時候會讓你願意展露自己脆弱一面的人。我的20歲後半期曾跳進大中華圈,最初因為言語也不通,商務上的交涉就僅止於公事上的應酬交際,總覺得沒辦法法建構稱得上是好朋友的關係。隨著年歲不斷地累積,我也更加地認識了自已。因此,要虛與蛇委地交朋友的這類麻煩事,那時候覺得不想做了,甚至我還認為根本沒有必要為了建立新的人際關係而去做成這樣。說到底我根本就是懶惰呀。

好久沒有如此觸動心靈的感覺

但是,回首過去,那樣的我在每個人生轉捩點的節骨眼上,卻一定有朋友的存在。大概是因為台灣人的氣質和我的氣質達到了最佳和諧狀態的關係吧!只要發生了什麼事,大家會聚集起來幫助我,到處為我奔走。而且完全不讓人感到強迫,總是那麼自然地。不過,有時候也會有「你是你,我是我」這麼直接的狀況。例如,我台灣的朋友,基本上只要不是犯罪的話,無論做了什麼,大概都是以「那傢伙就是這樣的呀」來做總結。。與其墨守成規,還不如像是幾乎快要跨越規則的邊緣似的享受自由。因為重視個人的個性,所以幾乎沒什麼是非得強迫不可的事。反過來說,如果不自我主張的話,個性就會被埋沒了。不過針對這點,我個人倒是覺得蠻舒服的。
 

那麼,希望你再看一次完形祈禱文。恐怕在最初讀到的時侯,會覺得「咦?」的人應該不少吧?沒錯,就是最後那句「即使無法相遇,也依然一樣是一件很棒的事」。我自己的解釋是「無法相遇,應該是有什麼理由,才會因為無法相遇而有所獲得」。無論是怎樣的相遇、還是無法相遇,也一定有它的意義,所以也就沒有多說的必要了。把無法相遇斷定為「很棒」的事情,讓「我是我」這個概念更加純粹。用我自己的例子來說,如果沒有和那位台灣朋友聊天(其實是喝茶)的話,說不定我就無法這麼順利地踏上生涯共創導師的這條路。

建立在自我信賴之上,成熟的關係

也許我是真的比較幸運吧。我和朋友的關係,都是「獨立」夥伴之間的交往,能夠互相尊重。深度理解相互信賴的關係。因為建立在自我信賴之上,好像也能說是成熟的關係。進而凝聚成更大的力量。如果將這群人聚集起來的話,我真心覺得什麼事都做得成。

 

完形祈禱文~~是一篇因為要考試唸書而幸運「相遇」的美好詩詞!若是這麼想的話,為了考試而需要用功,其實也不算是件壞事了呢!(噢不,事實上我的頭都快要爆炸了呀!)

訂閱最新文章

請輸入電子郵件訂閱最新文章~

海賊ライフのFacebookをフォローしてワクワクする毎日を過ごそう!

按讚給海盜人生FB,過很快樂的日子吧!

Twitterでも楽しいニュースが届くよ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