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個週末,台灣有一場『HOG(Harley Owners Group)』十週年活動,我和『雷公隊(Thunder Rider)』的隊員們一起前往參加。這是一個超過一千多名男女老少、集合台灣各地愛好哈雷大衛森重機人士的活動。原本我很不擅長團體行動。可以的話,我會儘量避免被別人約束或指揮。但是那樣的我,卻變成了「雷公隊」的隊長,只要一有大型的活動就一定會跑回台灣參加。
為什麼呢?

車隊成員都基於對重型機車的共同愛好而聚集,都是一群極其自由奔放的傢伙。台灣有各式各樣的車隊,有的規定還很嚴格,但是雷公隊的最高原則就是『自由』。所以這群哈雷騎士當中,集合了特別愛好自由的傢伙,大家毫無顧忌地有話直說、大口吃肉大口喝酒,雖然很吵鬧但卻是個混亂得令人開心的場合。每個人的個性和年齡都有所差距,但大部分的人都能保持開放的態度。我認為人擁有各種不同的能量波動,有的人第一次見面就會感覺到負面波動,好像要被對方吸走我的能量,也有些人表現得很沉默卻不斷散發能量。和雷公隊的夥伴們在一起,讓我無拘無束,而且總是能獲得強大的力量。

不用刻意管理卻能靜靜地影響大家

「雷公隊」總是自由自在地、伴隨引擎的轟隆隆聲奔馳在台灣各地,一旦有了新手成員,全隊都會大力支援。因為當初就互相了解車隊幹部們都有著所謂『奉仕』(奉獻)的精神,沒有任何一個傢伙是自大的。所以幹部們都盡全力讓隊員們享受到騎乘的樂趣,而受到這些幹部照顧的隊員們也會以支持來回應。在商業上所謂『奉仕』(奉獻)的精神,可以說是不用刻意管理卻能靜靜地影響大家。這種關係是自然而然形成的,所以感覺非常舒服。
讀到這裡也許你會覺得「咦?」好奇怪。為什麼我這個日本人,會成為這個超過一百多位台灣人的車隊隊長呢?
沒錯,的確我是第一個以外國人身份成為隊長的人。我打從心底感到驕傲。雖然我是一個外國人,需要待在日本的時間很長,增加了幹部們的負擔,但即使我人不在台灣,他們也好好地支撐著這個隊伍。所以我回來台灣,就是為了跟夥伴們一起騎車,而且在我擅長的長距離及高難度的車遊中,帶領大家徹底地跑個痛快。這是我最大的價值呢。我在台灣生活的時間幾乎和在日本差不多,和台灣人交流的經驗很多。從20多歲的後期到現在,幾乎所有的人際關係都是在大中華圈建立起來的。所以,當大家說『你不像日本人啊~』,這應該可以當作是被誇獎了吧(笑)。

做原來的自己「活在當下」

我自己並沒有因為身為台灣人、或是日本人所以就應該怎樣怎樣的想法。但是,如果我一直留在日本當個上班族,那麼就絕對沒有機會實現這海盜人生吧!原本我的個性就是這樣,加上跑遍了大中華圈之後,又更強烈地意識到「自由」。

換句話說「除非先自我認同,否則別想去影響他人。」簡單來說就是「不喜歡就別做,想做才做,自己決定要花多少努力。」

雖然和日本人比起來,台灣人更在意一個人的個性,但雷公隊裡到處都是特別突出、「活在當下」、「活出個人價值觀」的人。大家持續發揮突破框架的個性,互相尊重不同的個性,困難時相互幫助,太臭屁的時候就吐槽對方──我,擁有著這麼美好的夥伴和地方。

訂閱最新文章

請輸入電子郵件訂閱最新文章~

海賊ライフのFacebookをフォローしてワクワクする毎日を過ごそう!

按讚給海盜人生FB,過很快樂的日子吧!

Twitterでも楽しいニュースが届くよ!